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评论 >

多家险企偿付能力告急 监管锚定公司治理

时间:2018-06-12 13:42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转播到腾讯微博
  

  

  偿付能力不足也是长期困扰中法人寿的一大难题。中法人寿2017年第四季度的核心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跌至-4035.94%。鉴于目前偿付能力严重不足,如今中法人寿靠向大股东“借钱度日”。中法人寿4月12日公告称,中法人寿向股东——鸿商集团借款890万元,用于支付存量保单到期、退保等与客户相关的利益支出。

  中国太平(港股00966)洋寿险公司董事长徐敬惠表示,当前保险业转型升级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,公司治理水平的提升尤为重要和紧迫。公司治理监管的刚性约束需要不断加强。在他看来,公司治理是行业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石,从国际经验看,提升公司治理是实现金融稳定和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发展趋势,从国内实践看,提升公司治理是保险公司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。

  记者统计发现,珠江人寿、新光:、中法人寿偿付能力均不达标。富德生命再次被列入重点核查名单。具体来看,珠江人寿发布更正后的2017年第四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该公司最新一期的风险综合评级为C;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02.46%,已经逼近监管红线。同时,2017年第四季度末,珠江人寿净现金流出高达21.1亿元,远远高于2017年第三季度末净现金流出的6.7亿元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有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把保险公司异化为融资工具,把保险资金作为投资工具,形成“激进产品、激进销售、激进投资、虚增资本”的高杠杆高风险的恶性循环。有的保险公司无视保险业经营发展和保险资金运用的客观规律,为获取高收益,一再提升资产端风险偏好。而这些铤而走险的行为,够漫网 gogoloot.cn,背后则是股东乱象及公司治理失效。有的保险公司股权结构复杂,部分股东通过多层交叉持股或代持股,代为行使股东权利等协议控制,将看似零散的保险公司股权积少成多,实质上构成了关联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,合并后的关联方持股比例远超监管上限,并最终形成实际控制人。

  除了粉饰其偿付能力和经营数据以外,近几年来,保险业在进行全面深化改革,“前端放开”赋予保险公司更大的经营自主权,然而,部分保险公司忽略或者无视“后端”风险管控的约束,大量涉及高风险业务,使得保险市场风险不断累积,潜在的风险隐患加大。

  “公司治理是一个‘锚’。锚定好了方向,经营方向就能把握好。”业内人士表示,保险公司治理有四个环节需要重点关注:第一,在入股环节要看股东资质和资金来源是否合规。第二,股东行为监管非常重要,需要有一系列安排,其中“三会一层”须发挥应有的作用。第三,公司治理需要考虑在防风险和健康发展之间找寻平衡点。第四,公司治理效果的评估除需要从内部控制外,还需要靠监督、检查和市场约束。

  一些投资性公司成为保险公司股东,往往只是初始接口,其背后还牵涉一系列其他投资性公司和个人,由此形成树状发散,环环相扣的利益链条,有的嵌套十甚至更多,其隐藏的股东不得而知。

  日前,非上市险企2017年偿付能力报告已披露完毕。相关报告显示,当前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,行业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1%。据记者统计,2017年第四季度末,财险公司偿付能力情况好于寿险公司,未出现不达标的保险公司;寿险公司中,有3家险企偿付能力不达标,1家险企被列为重点核查对象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当前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存在较大压力,一些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处于100%—150%之间,有的公司则濒临不足;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的问题较为突出,侵蚀了偿付能力监管的基石;部分保险公司自身造血功能不足,一些公司主要依靠股东注资、财务再保险、房地产增值等维持偿付能力。

  对于未来公司治理的方向,徐敬惠建议,一是针对集团型保险公司的监管重点放在母公司层面。考虑到一体化管控模式下,集团实际承担子公司风险管控责任,对其控股子公司的监管给予区别对待。二是加强公司治理分类监管,充分体现“扶优限劣”的监管导向。对于评级高、风险小的公司可适当减少现场检查频率,支持鼓励创新发展;对评级低、风险大的公司可增加现场检查频率、广度和深度。三是进一步强化信息披露的刚性约束。重点对股权集中的非上市险企实施“双披露”,对股权结构、实际控制人、关联交易等信息加强披露,同时,监管机构及时向社会披露险企监管评价信息,通过提高信披透明度强化公司治理外部监督,提升社会对行业的信任感。

  抓住公司治理“牛鼻子”

  潜在风险隐患加大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赞助商连接
书摘